“距离入伍倒数100多天…但我却还是个…在室男”,21岁男大生冠廷虽然有女友,却与保守的她迟迟没有进展! 眼看入伍的日子越来越近,开始急躁的冠廷接连遭遇各种诱惑…




 西梁女子缓缓放下手臂,四周看了看,皱眉问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媚娘瞥了楚欢一眼,道:“你不是准备让她带路?她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看来你又失算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说话,没人将你当哑巴。”楚欢看了媚娘一眼, “我说柳总监,你今天吃坏了什么东西啊?怎么会拉成那样?”沈浪微微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 
    柳潇潇俏脸通红,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 
    她也没想到,这泻药竟然那么狠!
 
    柳潇潇心中一阵郁闷,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话说那泻药分明是给沈浪下了,怎么来自己这边了?
 
    “原来你一早就知道那杯水里有泻药了?”柳潇潇咬着银牙,瞪了眼沈浪。
 
    “什么泻药啊?”沈浪耸了耸肩,装蒜说道。
 
    柳潇潇咬牙切齿道:“沈浪,你不用给我装了!你厉害,本美女认栽!”
继续吃肉。
 
    媚娘气呼呼地瞪了楚欢一眼,又看向西梁女子,似笑非笑道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怎会出现在这里?”
 
    西梁女子双目睁大,斥道:“谁是你的小妹妹?本……本姑娘凭什么告诉你名字?”
 
    “哎哟,瞧不出来,脾气还很大!”媚娘咯咯娇笑起来,“其实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,死人的名字,知道了也晦气。”
 
    “你才是死人。”西梁女子脾气果然有些火爆,寸步不让,针锋相对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