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距离入伍倒数100多天…但我却还是个…在室男”,21岁男大生冠廷虽然有女友,却与保守的她迟迟没有进展! 眼看入伍的日子越来越近,开始急躁的冠廷接连遭遇各种诱惑…




“杀光我们西梁人?”西梁女子冷笑道:“就凭你这样子?”她争执两下,就感觉身上发软,坐了下去,拿起鹰肉,媚娘笑眯眯道:“吃吧,这肉里就放了毒药,吃了刚好不要我们动手。”
 
    西梁女子将鹰肉已经放到唇边,  沈浪呵呵一笑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柳总监,我哪有您厉害啊?竟然能想出用泻药来整人的。”
 
    柳潇潇啊柳潇潇,你怎么能让这家伙占你便宜呢!
 
    她压抑住心中的羞耻,笑问道:“沈经理,我想问你一件事?”
 
    “什么事啊?”沈浪翻了翻白眼问道。
 
    柳潇潇露出一丝娇羞,道:“沈经理,你也知道,我是一个冰清玉洁的美女。那什么刚才我处于虚弱的状态,完全没有反抗能力,你该不会趁机对我做了一些羞耻的事情吧?”听媚娘这样说,却是怔了一下,便听得媚娘已经咯咯娇笑起来,讽刺道:“听说西梁女人也勇敢的很,看你打扮,本以为你还有些胆量,想不到竟是这般胆小。”
 
    西梁女子冷哼一声,狠狠瞪了媚娘一眼,竟是开始撕咬起鹰肉来,出身北国的西梁女子,显然比媚娘更容易适应恶劣的环境,媚娘头一次生吃血淋淋的鹰肉,几次要呕吐出来,但是西梁女子却并没有这样的状况出现,她显然明白手中这块生肉可以让她的生命继续延续下去,将之全部食用下去,随即看向楚欢腰间的水袋子,问道:“你还有没有水?”